偷渡出境 诱人馅饼的背后都是陷阱

云上荆州报道:近年来,网络电信诈骗犯罪呈高发势态,随着国内对电信诈骗的重拳打击,国内的诈骗团伙,纷纷转移到国外东南亚一带,特别是与云南相临的缅甸北部区域,成为电信诈骗团伙的主要栖身之地。由于诈骗团伙需要大量的诈骗“打工人”,他们便以“高薪招聘”广告吸引或是直接诱骗,从国内引诱一些年轻人,偷渡到缅甸进行诈骗。

为尽快劝返滞留缅北电诈人员和避免更多人沦为诈骗“打工人”,石首市公安局在打击“三涉”专项行动中,结合队伍教育整顿工作“我为群众办实事”实践活动开展,通过各种电诈宣传、亲人规劝及法律法规震慑,促使一批企图从云南边境偷渡或已偷渡人员回归到案,接受调查。

一条信息牵出一起偷越边境案

2021年3月初,石首市公安局相关部门获取一条重要信息:石首市东升镇有十余人前往云南边界一带,行迹可疑,决定立即核查。正在核查期间,3月5日12时,石首市公安局接到信息反馈,家住东升镇的艾某(32岁)等7人从云南边境企图偷越缅甸时被抓获。民警进一步深入调查得知,同行的人员还有石首市东升镇胡提(化名,31岁)、龚珲(化名,29岁)等5人,随后民警通过多种方式,将胡提、龚珲等人劝返回石首,来到东升派出所接受调查。

通过调查,民警发现这起组织他人偷越国(边)境案,主谋就是胡提。三十出头的胡提本在东升镇做生意,但不安分守己的他总想出国发大财。2021年初,胡提萌生了去缅甸“赚大钱”的念头。胡提在网上捜找有关缅甸的信息,然而,关于缅甸治安混乱的新闻他充耳不闻,只关心怎么才能过去。他发现缅甸因疫情影响是不能通过正规途径入境,那么有没有偷渡“捷径”?

后来,胡提加入了一个与缅甸有关的微信群,结识了一个地下“蛇头”。“蛇头”把缅甸吹嘘成“抬头掉馅饼,弯腰捡玉石”的“天堂”。两人经过“谈判”,由胡提负责组织人,人越多越好,并先行垫资。“蛇头”负责组织偷渡,至于好处费,双方心知肚明。

胡提开始在朋友圈中放出“出国发财”风,很快,一传二,二传五,不出几天便确定了连他在内12人名单。这些人文化水平不一,有初中生,也有大专生。共同点都是想去国外发财。至于国外能不能发财,干什么才能发财,虽然有人心知肚明,但多数都梦想天上一定掉馅饼。

12人中的龚珲是个大专生,本在某保险公司拉保险,听说出去当保安都能每月轻松拿上万元后,也动了心,和家人争着吵着一番后报了名。见到召来的十一人,大都是三十岁左右的青年,胡提脸上乐开了花,仿佛出国后的大把钞票在眼前飞舞。

偷渡路上“梦”破灭

2月28日,胡提安排这些梦想出国能“发财”的人分别来到湖南长沙市聚集。3月1日5时,胡提一行12人从长沙黄花机场搭乘飞机至云南边境某机场。一路上,所有开支均由胡提“大方”开支,他一直给“手下”打气。想像着即将实现跨国“发财梦”,十几个小伙子激动的连连朝飞机外张望。

终于到了云南某机场,然而,刚刚走下飞机,胡提就被机场边防警察盯上并拦了下来。边防警察发现胡提等人形迹可疑,给他们看了一些不法人员偷渡的警示照片,告诉他们偷渡后的下场,明确劝胡提一行原路返回。胡提等人并不甘心就这样回去,而是转到了另一个县城,就地等“蛇头”电话。“蛇头”决定派“小蛇头”分批带他们偷渡出境。

3月2日下午,艾某等七人作为“首批”,随“蛇头”出发。临行,胡提反复交代:发财在此一举,早日等待你们到达的好消息。

谁知其后,胡提一行左等右等,也等不来艾某等人的音讯。后来才得知,当他们在翻越国境线时,被边防警察发现,统统被“一锅端”。为防止边防警察可能找上门,胡提赶紧换了宾馆。谁知,石首市公安局民警打来的电话更快,他们在电话里反复宣传法律政策,告知偷渡的严重后果,劝他们立即返家。此时此刻,胡提才知偷渡梦想已经破灭,他不仅没有将人带出境,反而垫付了各种开销一万四千元,回石首后又因组织他人偷越国境罪被立案调查,依法刑事拘留。

跟随胡提偷渡末成的龚珲回家后,通过查阅相关新闻和资料,才对一旦偷越出去的严重后果感到阵阵可怕,对被及时劝返感觉欣慰。

撞了南墙方知悔

胡提、龚珲一伙终究没有做成“偷渡发财梦”。那么,去了缅甸所谓的一些“偷渡成功者”又是怎么样的结果呢?是否真正实现了“偷渡发财梦”。石首市公安局今年以来劝返了多名偷渡回流人员。谈起在国外经历,这些回流人员大都是一把鼻涕一把伤心泪。有在校大学生被同学诱惑偷渡,发现是从事网络诈骗的便想抽身回国,结果被“教训”后关了“禁闭”。有被拉入不法团伙因业绩差,被搜身一空扫地出门而流浪街头。还有女青年出去被强迫失身。

在石首市公安局东升派出所,偷渡后幡然醒悟的王翔(化名)向民警吐露了境外遭遇。

23岁的王翔毕业于荆州市某学院,走出校门的他去了很多省干了很多职业,但都是两手空空。后来在“58同城网”寻找对口专业职业。2020年8月,王翔见一家公司招聘条件非常适合自己,便投了简历。很快对方回话,称公司在缅甸有家分公司急需他这样的人才,月薪一万元。一听有这样的好事,王翔积极报名,由于担心按正常渠道太慢,或不批准,他便采纳了对方的“主意”一偷渡。

事过几个月,王翔仍对偷渡那天经历记忆犹新,在云南边境,他交了一万多元偷渡费,和另外两个人被“蛇头”带着,一会坐窗帘紧闭的面包车走走停停,一会坐在摩托车颠簸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,一会乘小船闭着眼睛任激流中摇摆。好不容易到了缅甸,被“蛇头”领进一家小旅馆内,他发现“蛇头”态度变得十分凶恶,暗地背着他们偷偷打电话。脑袋还算转的快的他知道不妙。他寻思道:都说缅甸到处能发财,凭着毕业后走南闯北的经验,不愁无处安身。他三十六计走为上,偷偷溜出了小旅馆。

走出旅馆,身在异国,王翔才知道远非自己所想像的那般美好。走投无路的他后来进了一家中餐店当起了跑堂端盘子小伙计,讲好一万元一个月。原想先干下来再换好的工种,谁知一干就是四个月,真正到手的总共才四千元。王翔才知道,“发财梦”都是画在纸上。干的好,老板对他会笑一笑,干的不如意,一个大耳光会叫他眼前全闪金花。

来酒店的有许多中国人,有人衣冠楚楚,从吹嘘中知道网络诈骗赚了“大钱”跑来庆祝一醉方休,有的则一脸愁容,唉声叹气,借酒消愁。有的走路一瘸一拐,明显留有残疾,据说赌输了被留下的记忆。王翔每天端着盘子,却每时每刻提心吊胆,他知道自己随时都可能成为他们当中任何一个人发泄出气的工具。

好不容易熬了四个多月,王翔终于知道“发财梦”彻底破灭,原想赚点钱衣锦还乡,也好在亲戚朋友面前“炫耀”一番出国经历,而现在这样下去,被打残,甚至丢掉一条小命都有可能。王翔开始留恋家乡思念亲人。工资肯定没戏了,还是赶紧回国保住安全要紧。12月份的一天,幡然醒悟的王翔偷偷离开酒店,主动向不远处的中国口岸奔去,强烈要求送他回到祖国。

警方提示:这些人偷渡出去才知道,想发财只能去从事网络诈骗、赌博等违法犯罪,骗同胞的钱,所谓天上掉馅饼只是诱惑,实际到处只有陷阱才是真的。

(记者:柳波)